氫氯酸沒有畫畫

什么都干不好文笔渣画画差劲的辣鸡在自己产粮以及在漏气的边缘垂死挣扎。

只有我一個人的茶繪....sad,沒有人和我一起畫棉花糖嗚嗚嗚。
雖然是送給 @风铃猹 好粗糙嗚嗚嗚

發現貓廠的同人好少哦...然後自己摸了一張。
(其實是骰子輸了)
用實力丟人。

是聽新傳的激情作品...!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要這麼畫哈哈哈哈哈哈
他真的好可愛qwq...
注意,貓耳私心,貓尾私心,全是私心)
ooc愚蠢畫技不會畫畫屬於我。
可愛帥氣屬於棉花糖。

是指绘四个表情包...?
以后还会再继续画...我也不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画的好烂.......)

第一次像素画给了康纳...!
我是真什么都不会了...!
这是咖啡没人拿的场景
“人类真的超奇怪的。”

#私设(?)##OOC##童话向##Asgore×Toriel##依情况连载##剧情拖沓#
只是一个小怪物的睡前故事罢了,所以风格完全走的睡前儿童故事风,第一次尝试这种风格,文笔渣。
#略长的前言#
我们不知道时间,可住在这里的怪物知道。
原先缠绕着暖光的Snowdin Town光点渐渐消失,这个温馨的小镇慢慢地暗了下来,不过即使如此,这里也一样温暖。
又是一个地底的黑夜呢。
“已经很晚了,我想你该睡觉了孩子,明天不是和朋友约好了出门玩吗?”
“妈妈,我还想再玩一会...”
怪物孩子看着愠怒的母亲,拜托到。
没有哪个好母亲会允许自己的孩子在外面的灯全都熄灭后允许他继续玩耍的,这位也不例外,她用强硬的眼神回击了他。
“好吧,我这就去。”
孩子带着失落走向了他的房间,这下轮倒他的母亲有些不是滋味。
“我想你可以听个故事再睡?”母亲说。
“什么?!太棒了!”她得到了很激动的回答。
“想听什么?”“我们国王和王后的故事!”
出怪意料的回答呢。
“什么?我想...的确是有这么一本书讲到这个,虽然我还是不大明白为什么...”
“快讲吧!我已经躺下了呢!”
匆忙找到这本故事书的母亲,轻轻地坐在了床边的空地上,翻开了书页。
“还真是两位的爱情故事啊...”
“妈妈!快些啦。”
“好,好,安静点,闭上眼睛,妈妈要开始咯......”
#正文#
在很久很久以前,有两个种族统治着地上世界。
他们是怪物和人类。
人类与怪物幸福的生活在大地上,他们都有自己的领袖,不过我们的故事发生在怪物种族的领袖身边。
也就是我们熟悉的,王子的故事。
Dreemurr国王的儿子,怪物世界的王子,名叫Asgore Dreemurr。
他自小生活在王宫中,每天都过着重复的生活,体能训练,战斗训练,文化学习,仅有的娱乐也只是在宫中花园散散步。
他多么想到外面去看看,可他不敢违抗父王的命令,只得继续重复着这样的日子。时间慢慢地流逝,王子也慢慢长大,成年,如今他相貌英俊,有着怪物们羡慕的弯曲而大的角和魁梧的身躯,金黄色的发须柔顺光滑,身上的毛发透着完美的雪白,并且为怪慷慨,仁慈。
终于有一天,Dreemurr国王召他过来,对他说:
“Asgore,你很想到外面去看看吧?”
“是的,父王。”他答到。
“如今你也成长为这般模样,我很放心,你就去吧,也好让你看看如今的民生如何。”
Asgore兴奋极了,他日思夜想的事终于成真了,他谢过国王,整理好行装,踏上了他的旅途。
他不知道这次的旅途,他会收获到什么。
他也不知道,他的爱情,随着他向着外面的脚印,慢慢的向他走来。
Asgore到达了一个城镇,走到了一个像是集市一样的地方,虽说他常听母亲说起外面的世界,有所了解,可当自己真正看到了,还是十分激动。
这里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当然不止人类,还有怪物。满街的的摆卖摊子,满街的叫卖声,令Asgore兴奋不已,他东瞧西看,看中这样又看中那样,最后一不小心买了好些东西,直到正中的太阳缓缓下落,变得鲜红,阳光像是被云霞吞没般不再耀眼,而是柔和的明亮,太阳,向西退去了。
可我们的王子却没有欣赏这样的美景,他在为另外的事困惑着。
“好像有点太多了啊,要拿不下了,时间也不早了,得快找到一个地方住下才行。”
他背起行囊寻找着,可这附近并没有旅店,正当他发愁时,一个怪物女孩出现在拐角,她吃力着推着什么,热心的王子走了过去。
“小姐?你需要帮忙吗?”
女孩抬起头,望了Asgore一眼,又低下头继续推着推车,“不,谢谢您,我想我自己能行。”
“天色不早了,小姐,我真的觉得你需要帮忙。”
王子回答道。
“可...它们很重,我想您应该......”
常年训练着的Asgore自然可以轻轻松松将推车推动“它并不重,而且你应该早些回家,姑娘,你家在哪?这些是什么?顺便...你叫什么?”
“该往那走,我叫Toriel,是木匠的女儿,我父亲砍柴时了伤脚,我只好过来帮他把昨天的木材运回家,多亏了您,先生...噢,就是这里了。谢谢你!那么告别前也告诉我你的名字吧!”
“我叫Ais...噢...天......”
他顿住了。
木匠的木屋射出的光照在雪地上,也照亮了Toriel的面庞,王子也这才注意到她有多美,淡紫的双瞳在灯光下泛着微光,她的毛发如脚下的冬日初雪般,白而柔和,一双小巧的角点缀在她的头顶。她对着王子微笑着。
“Ais?真是个好名字,你不是本地人吧,来这里做什么呢?”
Asgore想要重复一遍自己的名字,告诉她他是王子,他多么想要带这位美丽的姑娘回到宫中啊,可并不想左右这位女孩的生活。
“Ais...?噢,对...对...我叫... Ais!我是...我是个旅行者!”他支支吾吾的回答道。
“旅行者?那你有地方住下吗?”
“并...并没有。”
“来我们家吧?我父亲知道是你帮了忙,一定会同意你住下的,你是多么善良的怪物啊。”
Toriel微笑着问到。
“好...好啊......”等等,他还稀里糊涂的答应了。
“我先去问问我爸爸。”她似乎很开心,一扭身向着屋里跑去。“爸爸________!”
“我这是怎么了,突然间就脑子就一片空白...”
Asgore十分奇怪自己为什么会突然不受控制的失去意识,像是着了魔般。“我一定是太累了,天,我居然在那个女孩面前这样出丑,她一定会嘲笑我的吧...不过,她真美啊......”
我们的此时王子并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但是他的心里现在却荡起了一股奇妙的微波。令他困惑,但又令他心安,快乐。
“一会可千万别支支吾吾的,你可是王子啊Asgore!”
“我爸爸答应了!那里有间空房,你就住进去吧。”
“好...好的!谢谢你!”
“噗。”她好像轻轻的笑了。
“你有点可爱诶,Ais。”
王子的脸已经红透了。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如同普通童话故事般的相遇。

#后#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如同普通童话故事般的相遇......”
那位女士望向自己的孩子。
“已经睡着了啊...那我们明天再继续吧。”
母亲站了起来,轻轻吻了孩子的额头。

“晚安。”
P1 END

不用管的自言自语之类的,对不起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浪浪啦啦啦:

每次打开lof我就一种感觉
该填坑了……
看看别人质量高更新快你好意思不填?
但是看了看ut圈依旧乱……
算了吧
填第五人格的去了
ut圈的和平……呵呵算了吧
感觉就这么样子了
怼的不可开交
黑到退圈那只是常见
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列表里有几个都被混战卷进去了
拜托……我知道你们肯定有理由
但别这样好不好?
难道还不知道乱成什么样了?
难道就不能好好的说说原因?
得了吧浪费口水
我喜欢ut……
我也讨厌ta
为什么
我到底眼睁睁看见多少人被怼的无助的哭泣
还有人不肯放
我不知道什么错对
多大的错?
怎么样你了?
我不想知道
动不动就可以在主页上看见
“今天我要挂***”
“因为他(她)怎么这么”
然后是混战
接着是负能
接着就是一堆人退圈、淡圈
你们好像很喜欢这样哎
什么?
不喜欢
我觉得你们的行为是这么说的呀
我不想知道
因为每一个帮忙的人都会一起被怼
什么原因什么事情有什么理由可以去逼一个人
我不想知道
逼到人家退圈然后呢?
继续?
ut不会冷清
因为太乱了知道吗?
这样会好吗?
谁知道呢
抱歉啊
浪费你们时间
我在废话
一般过了的时候就
“都是他(她)错在先不反省”这种话
这不是怼一个人往死里怼的理由
还会有人说“太太说的对~太太消消气~”
够了吧……
无脑也要有程度
怼成什么样了自己不清楚?
还是你还感觉自豪?
“喔我让这个**滚出这个圈了”
那你很棒棒啊
反正一堆人不管你对的错的都会跟着你一起
不管你做的过不过
“太太做的对 谁怼您我们怼回去”
然后谁知道怎么了
只知道你们在怼
怼谁?
都有
只要你敢参与肯定被怼
朋友来帮忙会被怼
来解释的也一样
对呀错就是错
错了就没一条活路
帮你的人一律会很你一样
我是不接受洗白
但是听一下
停一下!
你们不觉得吵
不觉得乱
你们开心吗?
开心的话你很棒棒
废话那么多
我看你们看着麻烦
请无视
反正看了能怎样?
我真的
不是在单方面指某一个人
我是再说无脑怼的每一个人
醒醒吧
算我求你们
多吵多乱真的感觉不到?

何必再说更多呢?
反正也就这样吧

是个上课在笔记本摸的fell,我根本不会画画

试试用奇怪的画风!
依旧,是咸鱼呢!

指绘摸个Dream!sans.
说实话指绘我真的废啊【哭】